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溪峋--抱青园主人

无止境 纳百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陈溪峋,专业画家,抱青园主人,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理事,中国山水画研究院研究员,中国收藏家协会,中国文物协会会员,。主攻山水、花鸟画,师从国画名家刘松岩、刘占江。作品曾在日本东京都国立美术馆展出。其中作品《玉挂秋风》《秋硕》分别被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和明仁天皇所收藏。去年在山东某市创作绘制且有实用的长17米高1O米的巨幅《与祖国同辉》国画并申请了吉尼斯纪录。。。。E-Mail : baoqingyuanzhuren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虚实有致方空灵  

2011-04-14 15:47:16|  分类: 交流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虚实有致方空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读陈溪峋的中国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 / 王飞

    与陈溪峋先生相识在去年老农招呼的酒桌上。围坐的有画家、书法家、音乐家、诗人、作家、记者、相声演员……记得那天的气氛很热烈,无所不谈,无拘无束,各种逸闻趣事不绝于耳。我与老墨相识已久,交谈中才知陈先生同为画家。那天的酒桌上便有两位北京籍的画家了。

    陈溪峋主攻山水,兼写花卉。初次读到他的画作最直接的感觉是干净、利落,不拖泥带水。再细读,便有种鲜有的空灵之感。

    宋代山水大家郭熙曾将山水画分为四个境界,即可观、可望、可游、可居。而陈先生的山水画作似乎出了这四种境界,只可远观、远望,游之则有糟踏之嫌疑,居之更不免流俗了。虽然俗人越来越多,“暴发户的占有欲”愈加彰显,但还要矜持些为好。欣赏艺术千万不要有开发商的心态,欣欣然指点江山:这里可建别墅区;那里可弄个旅游区。如今之人早就没有了古人结庐而居的洒脱,也没有了古人闲云野鹤一般的心态了。古人山水画的可游、可居意在隐居与避世。此处费了这些笔墨,旨在解释审美意识和审美状态在历史中的衍变。

    宋代的美学讲究逸、神、妙、能。逸:主要是“拙规矩于方圆。鄙精研于彩绘,笔简形具”,讲究“得知自然”,往往出乎意料之外。神:是在意物象,讲究主体创意,依赖于创作的灵感,所谓“思与神和”。妙:娴熟地运用笔墨技巧,着意于“自心付手,曲尽物态。”。能:便常与模拟,只能用“形象生动”来形容了。依这种美学观点判断,陈溪峋的山水画作品多在神、妙之间。

    自摄影技术出现的瞬间便改变了多种艺术门类的走向,尤其是绘画(对油画的冲击最大)

和雕塑。而这也便促使了现代艺术的诞生。在还没有完整的现代艺术美学作为理论基础的情况下,返回头去看,现代艺术也有了些早产儿的迹象。而中国画虽然在“八五学术思潮”的影响下做了些笔墨实验或者说是笔墨试验。然而,随着时过境迁,那批画家都纷纷掉头转向了传统。在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引进了结构、构成和色彩、水墨的明暗关系,使得中国画有了新的突破与发展。在现代艺术的领域中,中国画的构图、透视(散点透视)、物象的表现(似与不似之间)都具备着先天的优势,丢掉实在可惜。

    陈溪峋深造于北京画院国画系,师从刘松岩,刘占江。他出生于艺术世家,其祖父在民国时期就已享誉京城。陈溪峋自幼受到良好的家教,遍临古今书画名家徐青藤、李方庸、吴昌硕、傅抱石……而融众家之长。吴昌硕的徒孙、著名书画家老墨曾对陈先生说,你对虚的理解很到位,也很独到。

    山水画之中,山,好画,也好表现;可虚,如水、云则是很难的。许多山水画家的画作败笔多出在水和云,就有很多“聪明”的画家选择了躲避,以便藏拙露巧。陈溪峋却知难而进,虚则虚到飘渺,实则实到力透纸背。往往以虚衬实,实不压虚,虚实结合得恰到好处。《江山多娇》(136cm x 68cm)山峦叠嶂,逶迤不断,绵延不绝,云海翻滚如大海之波涛。给人一种壮阔之感,心胸大开,仿若身临其境,似又能呼吸到云中的那股淡淡的湿气,直润心脾。此画笔墨雄厚且苍简,笔法精到,技法继承传统皴法,却不拘泥于古法,有自己独到之处,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格面貌,实属难能可贵。从他的山水画作《云起托千山》(136cmx68cm)、《雨中春树万人家》(136cm x 68cm)、《秋风染山红》(136cm x 68cm)、《云锦天章翔万壑》(180cm x 96cm)、《叠嶂听瀑声》(136cm x 68cm)、《涧中飞瀑》(136cm x 68 cm)……都可以堪称虚实有致、虚实结合的典范之作。他的云、水虚而不飘。墨不是飘浮在纸面上的,而是入纸,笔笔稳健。我们有很多书画爱好者的作品最大的缺点就是——墨不入纸。由此足以看出陈先生深厚的功底与表现技巧的娴熟。

    陈溪峋的花卉作品用笔简洁、干净,构图古典却不失现代意蕴。画面中常配以一块乱石相称,倒增加了不少的古意。他的花卉画作很讲究细节与构成的关系,相互衬托又相互谦让,颇具古人谦谦君子之风范。《花鸟四条屏》、《桃实康寿》、《满树金》……多取吉祥之意,细节处理颇为老道:细则细致入微,给人一种妙趣天成之感,很具有生命力。细微处彰显大气。那种瞬间的捕捉与再现形成了他独到的艺术特色。

    花卉作品同大写意的山水不同,多表现的是一角、一景、一物、一隅,却也多了些许的情趣。花卉与人及其自然的关系是天然的。这种天然更显出人的审美取向和美学观念。中国画的“文人画”似乎便从花鸟画有了实质的突破。这同我们的重农轻商的理念有着某种说不清的关联。花鸟画可以寄托人文的情感,这和它们就在我们的身边不无关系。屋里、院外、村边随处可见,似乎更宜于表达相互依存的情感——人与自然、人与环境不知在什么时候巧妙地融为了一体,再也无法分开。

    纵观陈溪峋的画作不难看出他是为执著于中国书画艺术的人,一切意象、物象皆出自传统的同时也揉进了自己对笔墨的理解,并加以运用。既有别于传统又继承传统,游刃于传统与现代的交界处,开创出了一番新面貌,给予中国画一份新气象。

    陈溪峋的画作被北京奥运会、亚运会、北京世妇会、云南世博会、天安门城楼及日本皇室收藏,备受港、澳、台地区和英国、新加坡、非洲等收藏认识青睐。原本我不想写这些了,因为当下艺术作品中俗的东西占据了极大的市场,说出这些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误解——陈溪峋的作品趋向媚俗。

    据说“媚俗”是来自于德语,其意直指大众文化的那些琐碎的、俗气的德情节和故事为内质支撑的文艺作品,包括小说、杂志封面、广告、插图、戏剧、绘画、电影等,它们都是工业流程的产物,按照一定流程工艺运作,最终目的是获取最大的商业利润。艺术作品必须产生其相对应的经济价值,但不应以媚俗为媒介。而是以其思想、美学为必要的支撑,具有艺术价值,然后等价衡量出来的经济价值。在这方面,我敢保证:陈溪峋的国画作品完全具有自己的美学价值。所以是很具有收藏和升值空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1-4-14 于京东平谷静心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